转载今日头条、新媒体信息网、北欧时报刊登钱柜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韩林援鄂抗疫的相关报道

2020-02-11 17:38:20

武汉抗疫一线大夫韩林:一封家书--热血赴戎机 守护国与家

中国新媒体信息网 2020-02-11 08:30:44

给爸妈的一封信

亲爱的爸、妈:

展信佳。

今天是我们国家医疗队(广西)到达武汉的第八天。目前医疗队已全面开展工作了,一切顺利,爸妈请放心。

我们医疗队的第一批137队员分别来自全区11家综合性“三甲医院”,其中我们自治区人民医院一共派出了14名队员,半数以上是党员。临出发前,我们医院的党委书记、院长、副院长以及很多科室主任和同事们,都到了现场为我们出征送行。好多人都当场洒泪了,大家相互拥抱,互道珍重,连一向坚强的我都忍不住流泪了,当时的场面真是非常感人!院领导对我们这次代表着广西参加国家援助武汉医疗队的工作极其重视,在第一时间就组织了专人对我们进行个人防护相关知识的培训,还准备了大量的防护装备和生活必需品,甚至还有质量很好的羽绒服。不仅如此,院领导还亲自送我们登机,千叮万嘱地让我们保重,这些真的让我们倍感温暖。

我们是1月27号晚上10点抵达武汉天河国际机场的,拿到行李后,立即马不停蹄地直奔黄陂区,这时我才知道我们的战斗岗位在武汉黄陂区中医院。第二天一早,队里就开了工作协调会,明确了岗位分工,我在重症组,担任副组长。会后紧接着就是医疗队的党总支大会,会议决定在队里成立临时党总支部,我荣幸地被推选为临时党总支部的副书记。心情忐忑的同时,我觉得自己身上似乎背负着千斤重担,沉甸甸的。我心里想:无论如何,一定得好好干,必须得做好,不能给家里丢脸,不辜负组织的信任,一定要圆满完成任务!当天下午,我们到黄陂区中医院现场考察了工作环境。黄陂区中医院是个原有500张床位规模的医院,随着疫情蔓延,被新增为武汉市的新冠感染定点收治医院后,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完成了相关改建工作,真的是中国速度!晚上,国家卫健委和湘雅医院的专家教授给我们作了相关培训。就这样,我到武汉的第一天过得紧张而充实。

我们是从1月29日14时开始正式收治病人的,很快就收了差不多20个病人。我们每天分为4个班次,每个班次的时间是6小时,但算上交接班、按防护流程进行个人防护装备地穿戴和脱除,再加上个人卫生时间,每个班前后得差不多要8、9个小时。虽然大部分病人的病情不算太重,但因为是烈性传染性疾病,我们必须严格穿戴好防护设备,可以说是从头发武装到鞋底。防护服、N95口罩、外科口罩、双层收套和专业靴套等,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严丝合缝的大粽子,队员们都说像是动画片里的大白。听上去,好像挺好玩的,可长时间在这种状态下工作,强度还是很大的。同时由于每次穿戴、脱除需要花很长时间,更重要的是,由于脱除防护装备时最容易被感染,我们必须两两一组,相互监督提醒。这么说吧,整个过程就像电影里的拆弹场面,精神必须高度集中,容不得半点马虎。再加上节约物资方面的考虑,所以大家基本都不能随意进出病房。在这6个小时的时间里,大家都是穿戴着成人纸尿裤的。爸、妈不用担心,现在大家已经都已逐步适应了,也想出了各种克服困难的办法。

爸、妈,这是儿子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和你们交流,心里真的是有很多话想跟你们说,可真到写的时候,千头万绪,就不知不觉就写成了“流水账”了。这些天黄陂的天气晴朗,虽然有太阳,但还是能感到阵阵寒意。每次晚上下班时,走在那华灯下空旷的街道,心里空荡荡的。这里是武汉,一个九省通衢的大都市,居然被这么一场灾难给弄成了这么个景象,真的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枪林弹雨里浴血奋战的战士,和战友们正以自己的方式回报这片热土。爸、妈,其实当初看到医院征召志愿者的信息时,我并没做任何考虑就第一时间报名了,走得比较急,这些天工作又实在很忙,所以一直没来得及跟你们说。爸、妈,请别为我担心,我深爱着我的家,更深爱我的国,当这片钟灵毓秀的大地出现创伤时,需要有人去抚慰它!我从小在你们的抚育和教导下成长,我知道,你们一定能理解儿子的。

爸、妈,大孝至忠!你们在家保重好身体。爸,你的眼睛怎么样了?视力下降的话就赶紧到医院看看吧,别撑着了啊。

你们的儿子 韩林

2020年2月4日

武汉抗疫一线大夫韩林:一封家书--热血赴戎机 守护国与家


图为广西医疗队重症组副组长、钱柜娱乐777重症医学科一区副主任韩林庞静医生就病人的病情进行讨论,韩林根据病人病情提出治疗方案,并指导其配合,得到病人的高度赞美。

(来源:北欧时报、编辑:吴静芳)




武汉抗疫一线大夫韩林:一封家书--热血赴戎机 守护国与家


给爸妈的一封信

亲爱的爸、妈:

展信佳。

今天是我们国家医疗队(广西)到达武汉的第八天。目前医疗队已全面开展工作了,一切顺利,爸妈请放心。

我们医疗队的第一批137队员分别来自全区11家综合性“三甲医院”,其中我们自治区人民医院一共派出了14名队员,半数以上是党员。临出发前,我们医院的党委书记、院长、副院长以及很多科室主任和同事们,都到了现场为我们出征送行。好多人都当场洒泪了,大家相互拥抱,互道珍重,连一向坚强的我都忍不住流泪了,当时的场面真是非常感人!院领导对我们这次代表着广西参加国家援助武汉医疗队的工作极其重视,在第一时间就组织了专人对我们进行个人防护相关知识的培训,还准备了大量的防护装备和生活必需品,甚至还有质量很好的羽绒服。不仅如此,院领导还亲自送我们登机,千叮万嘱地让我们保重,这些真的让我们倍感温暖。

我们是1月27号晚上10点抵达武汉天河国际机场的,拿到行李后,立即马不停蹄地直奔黄陂区,这时我才知道我们的战斗岗位在武汉黄陂区中医院。第二天一早,队里就开了工作协调会,明确了岗位分工,我在重症组,担任副组长。会后紧接着就是医疗队的党总支大会,会议决定在队里成立临时党总支部,我荣幸地被推选为临时党总支部的副书记。心情忐忑的同时,我觉得自己身上似乎背负着千斤重担,沉甸甸的。我心里想:无论如何,一定得好好干,必须得做好,不能给家里丢脸,不辜负组织的信任,一定要圆满完成任务!当天下午,我们到黄陂区中医院现场考察了工作环境。黄陂区中医院是个原有500张床位规模的医院,随着疫情蔓延,被新增为武汉市的新冠感染定点收治医院后,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完成了相关改建工作,真的是中国速度!晚上,国家卫健委和湘雅医院的专家教授给我们作了相关培训。就这样,我到武汉的第一天过得紧张而充实。

我们是从1月29日14时开始正式收治病人的,很快就收了差不多20个病人。我们每天分为4个班次,每个班次的时间是6小时,但算上交接班、按防护流程进行个人防护装备地穿戴和脱除,再加上个人卫生时间,每个班前后得差不多要8、9个小时。虽然大部分病人的病情不算太重,但因为是烈性传染性疾病,我们必须严格穿戴好防护设备,可以说是从头发武装到鞋底。防护服、N95口罩、外科口罩、双层收套和专业靴套等,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严丝合缝的大粽子,队员们都说像是动画片里的大白。听上去,好像挺好玩的,可长时间在这种状态下工作,强度还是很大的。同时由于每次穿戴、脱除需要花很长时间,更重要的是,由于脱除防护装备时最容易被感染,我们必须两两一组,相互监督提醒。这么说吧,整个过程就像电影里的拆弹场面,精神必须高度集中,容不得半点马虎。再加上节约物资方面的考虑,所以大家基本都不能随意进出病房。在这6个小时的时间里,大家都是穿戴着成人纸尿裤的。爸、妈不用担心,现在大家已经都已逐步适应了,也想出了各种克服困难的办法。

爸、妈,这是儿子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和你们交流,心里真的是有很多话想跟你们说,可真到写的时候,千头万绪,就不知不觉就写成了“流水账”了。这些天黄陂的天气晴朗,虽然有太阳,但还是能感到阵阵寒意。每次晚上下班时,走在那华灯下空旷的街道,心里空荡荡的。这里是武汉,一个九省通衢的大都市,居然被这么一场灾难给弄成了这么个景象,真的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枪林弹雨里浴血奋战的战士,和战友们正以自己的方式回报这片热土。爸、妈,其实当初看到医院征召志愿者的信息时,我并没做任何考虑就第一时间报名了,走得比较急,这些天工作又实在很忙,所以一直没来得及跟你们说。爸、妈,请别为我担心,我深爱着我的家,更深爱我的国,当这片钟灵毓秀的大地出现创伤时,需要有人去抚慰它!我从小在你们的抚育和教导下成长,我知道,你们一定能理解儿子的。

爸、妈,大孝至忠!你们在家保重好身体。爸,你的眼睛怎么样了?视力下降的话就赶紧到医院看看吧,别撑着了啊。

你们的儿子 韩林

2020年2月4日

图为广西医疗队重症组副组长、钱柜娱乐777重症医学科一区副主任韩林庞静医生就病人的病情进行讨论,韩林根据病人病情提出治疗方案,并指导其配合,得到病人的高度赞美。

(来源:北欧时报、编辑:吴静芳)







文章相关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服务号 官方微信 订阅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预约挂号 医疗咨询 进修报名 教学平台